亲爱的听海读书会伙伴们,你们好:

四年前的四月,在一个春风沉醉晚上,几个少年聚集在东校大活二楼的过道上,开始了他们在听海的第一次交流,“独立思想,自由精神”的种子在那时便已种下。四年之后,听海的“独立之花,自由之果”已经开始孵化出来,洒向青岛以外的更多城市。

我很庆幸四年前能和绍雨一群小伙伴在听海里有很多交流。借四周年庆的机会,和各位说说一些很少对外说心里话。这个心里话,也可以当做是写给四年前的自己,以此共勉。

1.去时间的源头,去信息的源头

去信息的源头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读经典,少读畅销书,知识的二道贩子会牵着你的鼻子给你粗浅的思考,你要去了解什么是“好中文的样子”,什么是“好小说的样子”,什么是“好电影的样子”,四年时间真的很短,你要极尽可能去读好书,看好电影。要想找好书,问绍雨就好了。至于好电影,从豆瓣TOP250开始看,遇到喜欢的导演,去wikipedia看他的成长历程,把他的作品找来看。

去时间的源头,成为一个要么站在未来或者是从未来回来的人。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要去信息的中心,不管是工作还是考研,请优先考虑来北京,或者有机会去美国,你要看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,将会发生什么,在一手信息中浸泡,培养更广阔的视野。或者利用信息不对称,从一线回到二三线城市,在当地进行创新突破。

2.在毕业前做出作品来

从现在就开始要求自己“想尽一切办法做出完整的作品来”,哪怕你最初的作品很差,但这不是重点,至少你有作品,已经超越了很多人。那些有完整作品的人,能力、耐力、学习能力都会超出他人许多倍。

废物和能人之间的区别也许就在于此,而机会总是留给时刻都在创造作品的人。本科生在牛逼的刊物上发表论文,写出能给别人带来感动或是思考的文章,拿出惊艳四座的摄影集,一个能正常良性循环的社团……做出东西很容易,做出一个完整的、富含个人心力的作品却不容易。

所以,我强烈建议所有的伙伴从现在就开始写博客,在哪里写并不重要,重点在于通过写作促进你持续思考,让世界看到你的作品和存在,告诉世界你来啦。作品是你获得一个又一个机会的敲门砖,这是我这几年碰到一些好机会的秘诀。

3.善用网络

在我还在青大的时候,我一直感叹身边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的会善用网络来学习。如果你的出身并不富裕,在青大的专业也不够好,遇不上优秀的老师,那就去网上寻找全世界最棒的老师和学习资源吧。关于善用网络,我有几个建议:

  • 请学会用Google搜索,而不是百度。这个我不过多解释,关于为什么请自行百度。不过,要想上Google,就不得不说到翻墙。学会翻墙以及善用Google一定是你在学校里最有价值的投资之一。
  • 在网上寻找导师并建立个人学习部落。既然你所在的环境身边很少有牛人给你压力,那就去网上寻找吧。搜索“豆瓣+学习型友邻”,关注那些读书上千本的友邻,你会发现很多同龄人的阅读量远远超过自己,去看他们推荐什么样的书,看他们写过的文章,看他们成长的路径,然后找一个有共鸣的模仿并积累。- 善用网络的最后一点建议,就是成为信息的创造者,而非消费者。写博客、在知乎写答案、在豆瓣写日记都可以,创作者和消费者永远是两个世界。

4.找到你一生都无法堕落的底线

在大学里你会遇到很多朋友,但等到毕业的时候真正和你能成为好朋友的人可能并不多,好在有听海和德鲁克,我才有了八九个这样在毕业后也能相互帮扶的朋友。

益友也是良师,从你的好朋友身上学习,付出努力让他们能够一直在你身边,和他们成为一生的朋友,这样你就为自己往后的生活设置了一条底线,你绝不能堕落到比你的好朋友混得更差。我这里说的不仅仅是经济水平,更说的是你的人生阅历、你的精神灵魂、你对生活品质的追求、你对快乐人生的向往。

5.野蛮你的身体

在工作以后,锻炼的时间几乎没有,没有一个良好的身体状态,整个人的精神和工作效率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所以趁你们在学校有大把大把的时间,与其看韩剧日剧美剧、打游戏,不如每天花半小时去跑步吧,坚持一年甚至两年,这是超越以上所有建议的最有价值的投资。

写了这么些东西,不少都是老生常谈,又带有说教的意味请各位谅解。毕业后曾有一段时间非常地怀念大学时光,虽然大学里一直没闲着,但还是觉得有好多遗憾。如果能回到过去,我会把梦做得更大些,走得更远些,爱得更热烈些。你们还有机会。

最后和大家分享在我25岁生日时送自己的Marianne Williamson说一段话,以此共勉:

我们最深的恐惧不是我们没有能力。我们最深的恐惧是我们拥有无穷的力量。我们最害怕的,不是我们的黑暗,而是我们的光明。我们质疑自己,我算老几啊,我怎么可能充满智慧、英俊靓丽、才华横溢、魅力无限?但事实上,你怎么不是这样的呢?

使自己渺小,并不能帮助世界。放低自己,让周围人有安全感,并不能启发别人。我们都应该光艳照人,像所有孩子一样……

当我们允许自己发光时,我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允许他人发光。当我们从自己的恐惧中解放出来之后,我们的存在也自动解放了他人。

轩铭
阳春四月 于北京